‘印度-孟加拉国关系在上升’

印度外秘赫什•瓦德汉•什林格拉(Harsh Vardhan Shringla)向达卡进行为期两天的访问。 他传达了莫迪总理给孟加拉国总理谢赫哈西娜(Sheikh Hasina)的信息。哈西娜夫人亲自接待了印度外秘。 最近几个月,新德里和达卡之间的双边交流是通过虚拟会议进行的。 鉴于南亚经济体受到大流行的严重影响,这次访问具有重要意义。 在访问期间,印度外秘也会见了孟加拉国外长阿卜杜勒•摩门(AK...

‘深化的印度-阿联酋战略关系’

印度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有着和平与繁荣的愿景。两国在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和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纳赫扬(Mohamed Bin Zayed al Nahyan)的领导下,为加强贸易,投资,国防,安全,科学技术,教育与文化等领域中的双边合作,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双方通过双边机制,如联合委员会会议,努力把关系增进至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印度—阿联酋就贸易,经济和技术合作联合委员会会议的第13届会议虚拟举...

‘以色列-阿联酋正式关系的含义’

自从1993年9月在白宫草坪上进行历史性的阿拉法特-克林顿-拉宾握手以来,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AE)决定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决定是最戏剧性的事件。 有趣的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宣布了这一消息。 它揭开了以色列对海湾阿拉伯国家的友好姿态的新篇章。 在接下来的几周内,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和阿联酋王储兼阿布扎比的实际统治者穆罕默德·本·扎耶德·纳赫扬将在华盛顿签署正式协议。 该公告带有...

‘香港新安全法是隐藏中共最高领导财富的假象’

尽管长期以来一直怀疑中国精英,特别是中国共产党最高领导人,将其金钱和资产存放在香港,使他们的经济收益与大陆隔绝,而在中国人民的视线之外。《纽约时报》的调查就证实了这一点。 在《纽约时报》最近发表的题为“豪华住宅将中共精英与香港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的报道中,有人声称,中共最高领导人的亲戚利用香港国际业务的金融前景为自己积累了巨额财富。 中共四强中的三名近亲在香港的豪华房地产投资额超过5100万美元。...

印度总理在独立日讲话中强调自力更生

纳伦德拉·莫迪总理在2020年8月15日从红堡的城墙向全国发表讲话时说,我们将进入我们自由存在的75年。这是一个重要的时刻。所有13亿印度人都必须为未来两年做出重大承诺。当我们完成75年的自由后,我们将能够庆祝这些承诺的兑现。 我们的祖先以极端的承诺、最大的正直、真诚的忏悔、放弃和牺牲为这种自由而战;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为印度母亲献出生命的方式。总理说,我们不应忘记,在这个漫长而黑暗的奴隶制时代...

印度和马尔代夫的关系正在上升

印度外交部长贾伊尚卡尔博士和马尔代夫外长阿卜杜拉·沙希德通过视频会议举行了会晤。这种互动是印度和马尔代夫定期高层交流的一部分。它提供了一个机会,在新的冠状病毒和全面的双边伙伴关系的背景下,评估双边关系并作出一些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声明。部长们审查了经过时间考验的印度与马尔代夫之间的关系状况,并满意地注意到,在这场新的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印度在这些困难时期与它的近邻和朋友站在一起。 印度和马尔代夫在应...

总统呼吁以人为中心的合作

印度总统拉姆·纳特·科文德(Ram Nath Kovind)在印度独立74周年前夕对印度发表讲话时说,我们的自由斗争精神构成了现代印度的基础。我们富有远见的领导人汇集了各种世界观,以形成共同的民族精神。我们很幸运,圣雄甘地成为我们自由运动的指导光。作为一个政治领袖,他既是一个圣人,也是一个只有在印度才会发生的现象。在社会冲突、经济问题和气候变化的困扰下,世界在圣雄甘地的教导中寻求解脱。他对平等和...

巴基斯坦与阿拉伯世界的关系面临压力

在印度废除第370条一周年之际,巴基斯坦外长库雷希在一次电视采访中指责沙特阿拉伯没有在2020年2月初“组织”伊斯兰合作组织外长理事会就克什米尔问题举行会议的问题上向巴基斯坦施压。 库雷希在接受一家电视频道采访时说,除非伊斯兰会议组织召开关于克什米尔问题的外长理事会会议,否则巴基斯坦将“被迫召开一次伊斯兰国家会议,这些国家准备在克什米尔问题上与它站在一起,并支持被压迫的克什米尔穆斯林”。 他允许...

印度与白俄罗斯关系有望发展

白俄罗斯现任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赢得了2020年总统大选。他担任白俄罗斯总统已经超过26年。随着选举结果公布,首都明斯克和其他地方出现了民众上街表达不满的抗议活动。不过,预计选举结果不会对印度和白俄罗斯的双边关系产生任何影响。 印度与白俄罗斯的关系历来是友好友好的。1991年苏联解体后,印度是最早承认白俄罗斯为独立国家的国家之一。这一认识有助于两国在各种问题上形成良好的理解和共识,并在多边论坛...

阿富汗和平进程决不能成为一个地区性的权力游戏

阿富汗塔利班和美国政府开始和平谈判的希望现在看来更光明了。随着8月7日至8月9日在喀布尔举行的为期三天的大国民议会会议(支尔格大会)决定释放其余400名塔利班囚犯,这一点变得显而易见。从表面上看,这是大议会给予塔利班的让步,希望它能为谈判铺平道路,希望能为和平铺平道路。 这一倡议可以从塔利班和美国去年2月在多哈签署的和平协议中看到。协议规定释放塔利班囚犯是开始和谈的先决条件。作为后续行动,阿富汗...